电力市场化新规:可以园区为单位成立售电公司

他同时表示,煤炭、钢铁、有色、建材等行业用户自己建造的自备电厂也有望因此可以参与市场化电力交易。但他表示,如果自备电厂参与市场化交易,那么它们自身需要和公用电厂一样,履行相应的社会责任。

林伯强表示,以前通过市场化交易,对电力用户来说,曾经有过1度电能够降1毛钱的情况,但在目前煤炭价格上涨的背景下,火电电价将不会有那么大的优惠。

很多能源分析人士认为,目前国家促进电力市场化改革,弃水情况会好转,但仍难以起到根本变化。

《方案》称,在市场化交易过程中,4个重点行业用户发用电计划, 要坚持规范有序、坚持完善机制、坚持保障安全和要坚持清洁发展。其中,放开发用电计划的用户要公平承担清洁能源配额消纳责任。

自主协商确定市场化定价

类似魏桥电厂的自备电厂,下一步将走向正规化,需要在电价中增加环保、附加以及交叉补贴等成本,这样电价可能要提高。

第一财经记者对已经公开的资料梳理发现,目前,广东、湖南、安徽、宁夏等省区已经出台了相关的政策,鼓励自备电厂在公平承担发电企业社会责任、承担国家依法合规设立的政府性基金以及与产业政策相符合的政策性交叉补贴可以参与电力市场交易。

7月1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积极推进电力市场化交易进一步完善交易机制的通知》,并为此专门配套制定了《全面放开部分重点行业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实施方案》。

工商业电价较高的同时,国内很多水电、风电、光电却在白白浪费掉了。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弃水、弃风、弃光电量合计达到1007亿千瓦时,其中弃水电量515亿千瓦时,弃风电量419亿千瓦时,弃光电量73亿千瓦时。其中,四川、云南分别放弃水电156亿千瓦时、290亿千瓦时,占全国比重的83%。

与此同时,逐步放开重点行业电力用户参与跨省跨区交易,允许重点行业电力用户跨省跨区购电,首先鼓励跨省跨区网对网、网对点的直接交易,对有条件的地区,有序支持点对网、点对点直接交易。《方案》要求,北京、广州两个区域电力交易中心要积极创造条件, 完善规则,加强机制建设,搭建好平台,适时组织开展重点行业电力用户跨省跨区市场化交易。

目前,多地推进跨省跨区电力交易。据中电联数据,2018年一季度,省内市场化交易电量合计2576亿千瓦时,占全国市场化电量的比重为77.5%,省间市场化交易电量合计702亿千瓦时,占全国市场化电量的比重为21.1%。

“电力市场化改革加快后,风电和光伏发电的成本比水电高,仍难以全部被消化。”林伯强说。

《方案》称,4个重点行业电力用户全电量参与交易,通过市场交易满足用电需求,而具备条件的用户,同步放开发用电计划和电价。这些电力用户还可选择与各类型发电企业开展市场化交易,双方可自主协商确定市场化的定价机制。双方协商一致的,全部放开发用电计划和电价。用户也可参与集中竞价交易, 或向售电公司购电。

针对这一现象,实施方案指出,逐步放开重点行业电力用户参与跨省跨区交易。各地要逐步取消发电企业和电力用户参与跨省跨区电力市场化交易的限制,允许重点行业电力用户跨省跨区购电,首先鼓励跨省跨区网对网、网对点的直接交易,对有条件的地区,有序支持点对网、点对点直接交易。

这也导致很多沿海发达地区的电网部门,宁可买本地更贵的火电,也不会买外省便宜的水电。

值得关注的是,为促进清洁能源消纳,《方案》特别支持煤炭、钢铁、有色、建材等行业电力用户与水电、 风电、太阳能发电、核电等清洁能源开展市场化交易,并可适当减免交叉补贴;鼓励参与跨省跨区市场化交易的市场主体消纳计划外增送清洁能源电量,并可通过协商适度降低跨省跨区输电价格。

通知明确要求,各地进一步提高市场化交易电量规模,积极支持用电量大的工商业、新兴产业、工业园区、公共服务行业等用户进入市场,2018年全面放开煤炭、钢铁、有色、建材4个行业用户发用电计划。

根据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近期发布的《关于积极推进电力市场化交易进一步完善交易机制的通知》,2018年要全面放开煤炭、钢铁、有色、建材4个行业用户发用电计划,全电量参与交易,并承担清洁能源配额。鼓励跨省跨区网对网、网对点的直接交易,对有条件的地区,有序支持点对网、点对点直接交易,促进资源大范围优化配置和清洁能源消纳。

此外,煤炭、钢铁、有色、建材等行业电力用户在电力市场化交易中要严格落实相关产业政策, 对存在违法、 违规行为且尚在整改期内的企业和列入“黑名单”的严重失信企业执行更高额度的惩罚性措施。

中电联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市场化交易电量约1.6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超过60%,市场化交易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25.9%,比重比上年提高7个百分点;其中10家大型发电集团合计市场化交易电量占全国市场化交易电量的66%,占这10家大型发电集团上网电量的33%。

林伯强指出,电力市场化的口子一开,电力市场将发生重大变化。比如原先很多重工业的自备电厂向社会供电有望合法化,希望这些电厂能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不过,这自备电厂也正遇见拐点。比如,目前山东省亦在其《山东省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方案》中提出,规范现有自备电厂成为合格市场主体,允许其在公平承担发电企业社会责任的条件下参与电力市场交易。

据川财证券研报显示,广东省6月月度电力市场化集中竞价交易于近日结束,从成交结果来看,市场所属部门统一出清价差为负39.30厘/千瓦时,上月出清价差为负42厘/千瓦时,交易价差继续缩窄。随着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推进,用户端的扩大将改善电力供需关系,市场化交易价差有望持续缩窄,利好优质电力企业。

自备电厂可参与交易

《方案》称,放开煤炭、钢铁、有色、建材等行业用户发用电计划,要坚持 “应放尽放”,取消电力用户参与市场的电压等级和电量规模限制,全部放开10千伏及以上电压等级用户。

取消跨省市场化交易限制

高电价推高了工商业成本,在减税降费的改革背景下,国家层面也对电力改革提出新的要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降低电网环节收费和输配电价格,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

中国电力市场交易再下重拳。7月18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两部委联合出台《关于积极推进电力市场化交易进一步完善交易机制的通知》,全面放开部分重点行业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

实施方案要求,2018年起,煤炭、钢铁、有色、建材等重点行业电力用户参与市场化交易,不再执行目录电价。上述电力用户可选择与各类型发电企业开展市场化交易,并明确双方可自主协商确定市场化的定价机制。鼓励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在签订电力市场化交易合同时自主协商,约定建立“基准电价 浮动机制”的市场化价格形成机制。

《意见》指出,支持高新技术、互联网、大数据、高端制造业等高附加值的新兴产业以及各地明确的优势特色行业、技术含量高的企业参与交易,可不受电压等级及用电量限制。

“有序放开这几个重点行业电力用户电计划,是为了扩大电力市场交易的数量。”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也是中国在释放继续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的决心。”

他解释说,煤炭价格上涨,但计划内电价受政府管制,所以并不会出现明显上涨。而计划外的市场化交易电量,虽然煤炭价格上涨,但由于整体电力过剩,所以约束了电力价格的上涨幅度,但又因目前电力过剩情况较前两年有改善,且局部偶尔还出现电力供应紧张的情况,所以电价不会有太大的优惠幅度。“综合来看,市场化交易对电力用户来说,不会吃亏,但也不会占很大便宜。”

高电价推高了工商业成本,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一般工商业电价平均降低10%。根据电力市场化新规,2018年要全面放开煤炭、钢铁、有色、建材4个行业用户发用电计划,鼓励跨省跨区网对网、网对点的直接交易。

自2015年启动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启动以来,到2017年市场化交易电量达到全社会用电量的26%。在此基础上,2018年选择煤炭、钢铁、有色、建材等部分重点行业电力用户,率先全面放开发用电计划试点,进一步扩大交易规模,完善交易机制,形成新的改革突破口和着力点。

值得注意的是,实施方案明确,为促进清洁能源消纳,支持重点行业电力用户与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核电等清洁能源开展市场化交易。尽快建立清洁能源配额制,电网企业、电力用户和售电公司应按要求承担相关责任,落实清洁能源消纳义务。

本次《意见》针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改革,提出试点全面放开煤炭、钢铁、有色、建材4个行业发用电计划,用户全电量参与交易,具备条件的,同步放开发用电计划和电价,由用户和发电企业自主协商确定供电方式和价格机制,逐步放开参与跨省跨区交易限制,支持用户与清洁能源开展市场化交易。支持点对网、点对点直接交易,促进资源大范围优化配置和清洁能源消纳。

煤炭、钢铁、有色、建材等行业用户的自备电厂遍布全国,其中以广东和山东为多,但由于这些自备电厂一直绕开电网企业独立存而不能参与市场化交易。

新一轮电改启动以来,电力市场化交易正加速推进。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共成立北京、广州两个区域性电力交易中心和32个省级电力交易中心。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指出,关键的问题是市场化改革能到什么程度。比如现在水电便宜,但是火电产能过剩严重,目前火电消减仍不够。各地火电贵,但是仍大量使用。原因是火电属于本地地区,外地水电便宜,但是采购少。“火电产能被淘汰的少,所以水电作为清洁能源没有被更好地使用。”他说。

根据上述两部委发布的《全面放开部分重点行业电力用户发用电计划实施方案》,上述4个重点行业市场化程度较高,在电力体制改革过程中已经参与了市场化交易,试点全面放开发电用计划具备基础。通过先行先试,有利于充分还原电力商品属性,理顺和打通电力及其上下游行业的价格市场化形成机制。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我国资源和负荷分布的不均衡性,加之西北可再生能源富集省份本地消纳空间有限,加快推进跨省跨区电力市场化交易对促进清洁能源消纳意义重大。

放开四大行业发用电计划

在电力市场化交易中,发电企业作为供给端也是重要参与者。

此前用电大户不能直接从发电企业买电,哪些电可以被买走再卖给用户也不是企业自身能决定的,因为这有相应的全国计划。

不过,也有发电企业在跨省跨区域进行电力市场化交易中遇到问题。一家华北地区火电厂员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其所在电厂专门成立营销部门,积极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去年有近三成电力就是通过市场化交易,在一些企业那里已经有了一定口碑。但在参与过程中也发现,有部分地方基于对本地电厂企业的保护等原因,存在对其他地区发电企业售电配额的限制。

要实现水力发电企业直接与用电大户交易并不容易,因为水电丰富的地方在四川和云南,到发达地区缺乏更多超高压输电线路。另外,水力发电不稳定,要发挥抽水蓄能电站的作用,蓄能电站建设则需要火电支持。

实施方案提出,鼓励重点行业电力用户全部开展市场化交易。各地在落实清洁能源配额的前提下,积极推进4个重点行业电力用户参与市场化交易,全部放开10千伏及以上电压等级用户。煤炭、钢铁、有色、建材等行业电力用户全电量参与交易,通过市场交易满足用电需求。

电力市场化改革的一个重要背景是,目前工业电价较高。

实施方案提出,重点行业电力用户与清洁能源开展市场化交易,可适当减免交叉补贴;鼓励参与跨省跨区市场化交易的市场主体消纳计划外增送清洁能源电量,并可通过协商适度降低跨省跨区输电价格。

上述《意见》指出,拥有燃煤自备电厂的企业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承担政府性基金及附加、政策性交叉补贴、普遍服务和社会责任,取得电力业务许可证,达到能效、环保要求,成为合格市场主体后,有序推进其自发自用以外电量按交易规则参与交易。

方案指出,双方协商一致的,全部放开发用电计划和电价。用户也可参与集中竞价交易,或向售电公司购电。

林伯强告诉记者,弃水情况各国都有。因为如果一年中水量较多,富余的水电就要放弃。尽管大家倾向使用清洁便宜的水电,但是水电季节性强,存在不稳定因素。另外,水电要稳定的话,需要抽水蓄能电站配套,这也不容易实现。所以,加大电力市场化改革后,弃水情况仍会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实施方案还提出,各地要取消市场主体参与跨省跨区电力市场化交易的限制。支持重点行业电力用户与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核电等清洁能源开展市场化交易,可适当减免交叉补贴,并可通过协商适度降低跨省跨区输电价格。

云南、四川不得不弃掉的水电能否低价卖出?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4个重点行业是高耗能行业,电力需求较大,且又竞争充分,市场化程度较高。目前,这4个行业的许多企业已经有了电力市场化交易的经验,为全面放开发用电计划打下了较好的基础。

7月19日,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记者,过去不少地方火电价格远高于水电,但是很多地方出于地方保护主义仍使用本地的火电,本次改革为用电大户跨省购买低价电创造了条件。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指出,关键是要解决体制性问题,允许用电企业和卖电企业自由交易,允许企业使用自备电厂自己供电。中国下一步需要加快市场化竞争,加快淘汰劣质发电,解决好电力总体过剩的问题。

支持工业园区、产业园区和经济技术开发区等整体参与交易,在园区内完成电能信息采集的基础上,可以园区为单位,成立售电公司,整体参与市场化交易。

华创证券资深分析师王秀强指出,水电价格很便宜,参照三峡电站上网电价每度电在0.25元,风光交易价格落地在每度电0.3左右,燃煤电价上网每度电0.3~0.4元,工商企业使用低价的水电显然有利可图。但是这个改革推进取决于电力市场范围有多大,因为每年电力交易都是有计划的。

现在的市场化改革,可能还有另外一个结果,即自备电厂会得到大发展。所谓的自备电厂,是指很多工业企业发电为自己所用的电厂。山东魏桥集团因为有电解铝项目,所以也有自备电厂。魏桥电厂售电给周边企业和居民,价格都比国家电网的便宜,以后更多合资格的自备电厂可能也会参与市场交易。

条件允许地区,大工业用户外的商业企业也可放开进入市场,可先行放开用电量大、用电稳定的零售、住宿和餐饮服务行业企业,并逐步放开商务服务、对外贸易及加工、金融、房地产等企业参与交易。

此前,云南、四川每年大量低廉的水电无法消纳不得不白白浪费。与此同时,很多工业企业购买的电价每度在0.7元左右,居民用电每度也要0.5元左右,商业电价更是高到每度0.8元左右的水平。

《意见》不只是强调了钢铁等行业的计划要放开,且工业园区、商业企业等用电企业可以和发电企业交易,购买低价电。

本文由广东11选5代理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电力市场化新规:可以园区为单位成立售电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