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的破产重整草案正式通过,

12月24日下午13时,伊春市红松体育馆。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合并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现场。

前有重整北满特钢,后有租赁阿城钢铁生产设备,建龙集团对黑龙江的整合布局其来有自。

西钢集团始建于1966年,2005年末改制为民营企业,旗下有阿城钢铁有限公司、灯塔矿业有限公司、翠宏山铁多金属矿等子公司,2012年末时具备年产粗钢700万吨的生产能力,为黑龙江最大钢铁联合企业。

在张志祥看来,黑龙江并不具备发展钢铁行业的优势。这是因为,一方面,黑龙江气候寒冷,无论是投资还是开展工程项目建设的难度都很大。据悉,建设一个工程项目,如果在内陆地区需要1年时间,那么在黑龙江至少需要2年的时间。而投资钢铁项目,更是至少要增加20%的资金量。另一方面,黑龙江铁矿资源匮乏,基本依靠从港口调运,钢铁企业需要承担非常高的物流成本。

在苗青远看来,“走破产重整之路是无奈之举,也是西林钢铁唯一的出路。”

上述数据由建龙西钢总经理刘凤和在1月29日的2019年工作动员暨2018年度总结表彰大会上指出。刘凤和还提到,2019年,建龙西钢将全面导入建龙集团公司管理模式,加强经营能力建设,2年内达到区域同类型钢铁企业一流水平,3年内达到集团内部钢铁企业先进水平;力争实现产钢400万吨、销售收入137亿元、税金4.3亿元、利润11.2亿元;投资25.8亿元权利实施130万吨焦炉、双高线复建工程、炼铁炼钢超低排放节能环保改造工程等项目;力争2019年8月具备年产钢420万吨以上的生产能力,2019年底实现铁、钢、材产能配套。

战略考虑

初战告捷

实际上,早在2017年9月底,建龙集团即与西钢集团旗下阿城钢铁达成合作意向,以租赁的方式启动阿城钢铁停产3年后的复产。

在苗青远看来,“走破产重整之路是无奈之举,也是西林钢铁唯一的出路。”

未来,建龙集团将依托自身的技术优势,及与国内一流冶金院校和国内著名钢铁研究院所良好的合作关系,建立黑龙江省钢铁研究院,致力于产品研发。同时,与黑龙江省内高校合作成立冶金职业学院,培养技术过硬高素质的产业工人,为企业的稳步发展提供人力资源保障。

据《中国冶金报》报道,2018年年底正式拉开破产重整帷幕的黑龙江最大钢企西钢集团去年产钢289万吨,销售收入102亿元、利润5.77亿元,实现建厂以来新突破。

对北京建龙重工集团有限公司而言,2018年12月24日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经黑龙江省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40家公司的破产重整草案正式通过

图片 1

建龙钢铁在官网上表示,拟在2年内陆续投入34亿元,用于西钢集团的安全环保治理和工艺改造升级。上述技改项目完成后,西林集团将达到年产能580万吨,成为年销售收入250亿,年纳税总额10亿以上,直接和间接拉动当地就业3万人以上的大型企业集团。届时,建龙集团的钢铁总产能将达到3200万吨,跻身国内钢铁行业前5强。

《中国冶金报》记者看到,体育馆的大屏幕正滚动播放着12644家债权人对重整计划草案的表决结果。

税务债权组,100%通过率;

建龙集团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集资源、钢铁、船舶、机电等的大型企业集团。官网介绍,集团目前拥有1800万吨矿石(铁、铜、钼、钒、磷矿等)的开采和选矿能力、2940万吨粗钢冶炼和轧材能力、200万载重吨造船能力、1500万千瓦防爆电机和风力电机制造能力,以及1.5万吨五氧化二钒的冶炼能力、360万吨焦炭生产能力等。

“通过统一整合,黑龙江钢铁行业的整体竞争力将相对提高!”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然而,今年5月22日,广西物资经济开发有限公司以西林钢铁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黑龙江省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两个月后,伊春中院裁定受理西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40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

2018年12月24日,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的破产重整草案正式通过,至此,西钢集团破产重整正式拉开帷幕。建龙将出资70多亿元用于偿付债务,钢集团职工债权和税款债权本金部分获得100%清偿。将保留西林钢铁、阿城钢铁、兴安金属、五星矿业公司,注销其余36家关联企业。对于注销企业的员工,建龙集团将全面接收。

据了解,按照规划,建龙集团将在两年内陆续投入34亿元,用于西林钢铁的安全环保治理和工艺改造升级。其中,首先将投放7.3亿元,用于西林钢铁的安全及环保设施改造升级,同时投资24亿元用于新项目建设和工艺技术改造升级,包括新建130万吨焦化及配套干熄焦项目、年产70万吨电炉项目、60万吨冷轧带钢项目、30万吨直缝焊管、30万吨螺旋焊管、100万吨双高线和850mm热轧特殊带钢等项目(在建龙集团租赁期间已建设完成)。

按照重整计划草案,作为战略投资人的建龙集团,将出资70余亿元用于偿付债务。

这家钢企在2014年即被曝出负债近200亿元。2018年5月,广西物资经济开发有限公司以西林钢铁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黑龙江省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2018年10月,西钢集团破产重整事件开始发酵,随后传出民营企业京建龙重工集团有限公司经过报名遴选,成为公司重整的战略投资方。

同时,由于西林钢铁资不抵债,无力全部偿还债权人的欠款,司法诉讼应接不暇,账号被封,正常生产经营难以为继。而按照《企业破产法》有关条款,重整而非清算,可以按比例对债权人进行部分补偿,尽最大限度弥补债权人的损失。

破产重整成西林钢铁唯一出路

建龙集团在钢铁方面的目标是,在2020年前通过兼并重组,将钢铁产能增加至5000万吨。

职工债权组,约95%通过率;

西林特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也是在这个时间点,苗青远和西林钢铁的诉求与张志祥的战略考虑重合在了一起。

2017年,建龙集团完成钢产量2026万吨,铁精粉432万吨,交船5艘;完成主营业务收入843亿元;实现利润总额47.01亿元,上缴税金32.02亿元。截至2018年6月,建龙集团总资产规模达到1083.15亿元。

“只有走破产重整之路,西林钢铁才有重获生机和继续发展的希望,上万名员工家属的饭碗才能得到保障,债权人的利益才能得到保护。”苗青远说。

职工债权组,100%通过率;

张志祥此番在前述总结表彰大会上也表示,2018年,建龙集团全年产钢2788万吨,钢铁产业规模已跃居全球钢铁企业第9位,国内钢铁企业第5位。

而对于西林钢铁而言,重整后债务负担将大大减轻,轻装上阵后,企业必将焕发新生。这也是苗青远和西林钢铁上下的殷切期盼!

同时,由于西林钢铁资不抵债,无力全部偿还债权人的欠款,司法诉讼应接不暇,账号被封,正常生产经营难以为继。而按照《企业破产法》有关条款,重整而非清算,可以按比例对债权人进行部分补偿,尽最大限度弥补债权人的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钢铁民企建龙集团被称为钢铁界的“并购王”。此前的2015年,建龙集团接手破产重整的山西海鑫钢铁。2017年9月,建龙又介入重整北满特钢、齐齐哈尔北兴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齐齐哈尔北方锻钢制造有限责任公司三家公司。建立集团钢铁版块目前共有唐山建龙、承德建龙、黑龙江建龙、吉林钢铁、抚顺新钢铁、唐山新宝泰、山西建龙、建龙北满、黑龙江建龙冶金机械等公司。

时间到了2018年,因债务压力沉重而深陷困境、走向破产重整之路的西林钢铁迎来了作为战略投资人的建龙集团。

企业陷入困境,员工是最大的受害者。西林钢铁几次陷入低谷给员工造成了巨大痛苦和伤害,成了压在员工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特别是2014年,由于拖欠员工集资款和工资,无奈之下,员工选择了最激烈的方式——围堵铁路运输线以求保障自身权益。切肤之痛让员工们深刻认识到,破产重整是西钢员工继续生存的保障。

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此前对媒体即表示,钢铁行业最大的问题是过于分散。张志祥指出,“如果分散的钢铁企业联合起来,很多问题便可以协商解决:市场行为可以更加理性,市场分工也会更加明确;对上游原料企业,就会有更大的议价空间,更加有主动性;对金融机构和下游,也会有更大的议价空间。”

除了清偿债务外,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的职工也有了妥善的安置计划。按照重整计划草案,除西林钢铁、阿城钢铁、兴安金属、五星矿业公司外,其余36家公司全部予以注销。建龙集团将全面接收这36家公司的在职员工,继续保留员工与企业的劳动关系,并导入建龙集团的薪酬管理体系,在企业经营效益稳步增长的基础上,逐步提高员工收入。

12月24日下午13时,伊春市红松体育馆。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合并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现场。

2013年,钢铁行业普遍陷入困境,张志祥和苗青远又坐在一起,共同探讨黑龙江钢铁产业如何走得更好。这时,他们对国家钢铁产业政策中提到的“提高产业集中度”的问题有了更为一致的意见。

抵押债权组,100%通过率;

下一步棋

继对原海鑫集团、北满特钢成功破产重整以来,被称为“并购大王”的建龙集团又啃下一个“硬骨头”。12月24日,经黑龙江省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40家公司的破产重整草案正式通过。自此,建龙集团成为黑龙江区域唯一的钢铁企业,同时,建龙集团的钢铁总产能将达到3200万吨,正式跻身国内钢铁行业前5强。

“重整后,建龙集团将快速组织力量对西林钢铁的现有产线、设备进行维修,工艺、环保设施进行改造升级,实现高炉、转炉有效作业,满负荷生产,安全环保达到国家标准。”上述西林钢铁破产重整的管理人介绍说。

“重整后,建龙集团将快速组织力量对西林钢铁的现有产线、设备进行维修,工艺、环保设施进行改造升级,实现高炉、转炉有效作业,满负荷生产,安全环保达到国家标准。”上述西林钢铁破产重整的管理人介绍说。

初战告捷

普通债权组,79.46%通过率;

“如果不能实现重整而最终破产清算,西林钢铁的资产只能拆零变现,且处置时间较长,资产价值也将在处置过程中极大贬损,同时在变现过程中还要承担拍卖费用、拆迁费用等成本,届时实际回收价值将大大低于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重整的评估价值。”上述管理人表示,“在清算状态下,依据清偿顺序,不仅普通债权将无法获得清偿,有财产担保债权等其他债权的清偿率也会受到极大影响。”

西林钢铁始建于1966年,2005年末改制为民营企业,旗下有阿城钢铁有限公司、灯塔矿业有限公司、翠宏山铁多金属矿等子公司,2012年末已具备年产粗钢700万吨的生产能力,位居当年中国企业500强。

据西林钢铁破产重整的管理人介绍,建龙集团用于清偿债务的资金大于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的评估值。

其中,对有财产担保类债权的本金债权,在特定财产评估值范围内优先受偿。对于普通债权,每家普通本金债权金额在40万元以下部分,在6个月内获得一次性100%清偿。40万元以上部分按不同类别获得各相应比例的清偿:普通债权本金在40万元以上部分在1年内获得15%的清偿;金融类担保债权、融资租赁债权优先受偿后不足部分转为普通债权的,本金债权金额在40万元以上部分获得15%的清偿,5年内清偿;经营类担保债权优先受偿后不足部分转为普通债权的,本金债权在40万元以上部分获得15%的清偿,3年内清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的债权其优先受偿后不足部分转为普通债权的,本金债权在40万元以上部分获得15%的清偿,1年内清偿。

未来,建龙集团将依托自身的技术优势,及与国内一流冶金院校和国内著名钢铁研究院所良好的合作关系,建立黑龙江省钢铁研究院,致力于产品研发。同时,与黑龙江省内高校合作成立冶金职业学院,培养技术过硬高素质的产业工人,为企业的稳步发展提供人力资源保障。

“通过统一整合,黑龙江钢铁行业的整体竞争力将相对提高!”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在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按照破产法有关规定,债权人分5个组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了现场投票表决。由于出资人之一的深圳品牌实业有限公司反对,出资人组未能通过,按照法律规定需要由法院裁决。

记者看到,体育馆的大屏幕正滚动播放着12644家债权人对重整计划草案的表决结果。

在这种背景下,过去,黑龙江钢铁产业布局还比较分散,建龙集团与西林钢铁是该区域的主要竞争对手,双方曾为争夺有限的原燃材料资源和下游客户展开过激烈的竞争,这导致黑龙江的钢铁产业整体竞争力一直偏弱,钢铁企业普遍困难。特别是2013年后,钢铁行业形势普遍不好,黑龙江区域的钢铁企业更是举步维艰。

而对西林钢铁重整成功后,建龙集团将成为黑龙江区域唯一的钢铁企业,他们将以一个统一的大型集团的面貌面对市场,参与竞争,这也意味着张志祥的战略考虑正逐步变为现实。

企业陷入困境,员工是最大的受害者。西林钢铁几次陷入低谷给员工造成了巨大痛苦和伤害,成了压在员工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特别是2014年,由于拖欠员工集资款和工资,无奈之下,员工选择了最激烈的方式——围堵铁路运输线以求保障自身权益。切肤之痛让员工们深刻认识到,破产重整是西钢员工继续生存的保障。

上述技改项目完成后,西林钢铁将形成总产能580万吨/年,成为年销售收入250亿、年纳税总额10亿以上,直接和间接拉动当地就业3万人以上的大型企业集团。

自2014年以来,受钢铁产业政策调整、阿城钢铁信贷危机以及金融系统收缩信贷等因素影响,西林钢铁因资金链断裂而陷入危机,依靠带料加工维持生存,但也只是权宜之计。

此外,黑龙江地处偏远,也给留住人才平添了很大难度。

此外,黑龙江地处偏远,也给留住人才平添了很大难度。

“只有走破产重整之路,西林钢铁才有重获生机和继续发展的希望,上万名员工家属的饭碗才能得到保障,债权人的利益才能得到保护。”苗青远说。

其中,对有财产担保类债权的本金债权,在特定财产评估值范围内优先受偿。对于普通债权,每家普通本金债权金额在40万元以下部分,在6个月内获得一次性100%清偿。40万元以上部分按不同类别获得各相应比例的清偿:普通债权本金在40万元以上部分在1年内获得15%的清偿;金融类担保债权、融资租赁债权优先受偿后不足部分转为普通债权的,本金债权金额在40万元以上部分获得15%的清偿,5年内清偿;经营类担保债权优先受偿后不足部分转为普通债权的,本金债权在40万元以上部分获得15%的清偿,3年内清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权的债权其优先受偿后不足部分转为普通债权的,本金债权在40万元以上部分获得15%的清偿,1年内清偿。

在张志祥看来,黑龙江并不具备发展钢铁行业的优势。这是因为,一方面,黑龙江气候寒冷,无论是投资还是开展工程项目建设的难度都很大。据悉,建设一个工程项目,如果在内陆地区需要1年时间,那么在黑龙江至少需要2年的时间。而投资钢铁项目,更是至少要增加20%的资金量。另一方面,黑龙江铁矿资源匮乏,基本依靠从港口调运,钢铁企业需要承担非常高的物流成本。

按照重整计划草案,作为战略投资人的建龙集团,将出资70余亿元用于偿付债务。

最为不利的是,黑龙江的冬季要持续5个月时间。一入冬,下游需求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基本依靠北材南下,这同样给钢铁企业带来了较高的物流成本。

上述技改项目完成后,西林钢铁(包括伊春、阿城两个生产区)将形成总产能580万吨/年,成为年销售收入250亿、年纳税总额10亿以上,直接和间接拉动当地就业3万人以上的大型企业集团。

在这种背景下,过去,黑龙江钢铁产业布局还比较分散,建龙集团与西林钢铁是该区域的主要竞争对手,双方曾为争夺有限的原燃材料资源和下游客户展开过激烈的竞争,这导致黑龙江的钢铁产业整体竞争力一直偏弱,钢铁企业普遍困难。特别是2013年后,钢铁行业形势普遍不好,黑龙江区域的钢铁企业更是举步维艰。

最为不利的是,黑龙江的冬季要持续5个月时间。一入冬,下游需求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基本依靠北材南下,这同样给钢铁企业带来了较高的物流成本。

自2014年以来,受钢铁产业政策调整、阿城钢铁信贷危机以及金融系统收缩信贷等因素影响,西林钢铁因资金链断裂而陷入危机,依靠带料加工维持生存,但也只是权宜之计。

而对西林钢铁重整成功后,建龙集团将成为黑龙江区域唯一的钢铁企业,他们将以一个统一的大型集团的面貌面对市场,参与竞争,这也意味着张志祥的战略考虑正逐步变为现实。

据了解,按照规划,建龙集团将在两年内陆续投入34亿元,用于西林钢铁的安全环保治理和工艺改造升级。其中,首先将投放7.3亿元,用于西林钢铁的安全及环保设施改造升级,同时投资24亿元用于新项目建设和工艺技术改造升级,包括新建130万吨焦化及配套干熄焦项目、年产70万吨电炉项目、60万吨冷轧带钢项目、30万吨直缝焊管、30万吨螺旋焊管、100万吨双高线和850mm热轧特殊带钢等项目。

税务债权组,100%通过率;

另外,职工债权和税款债权本金部分获得100%清偿。

前有重整北满特钢,后有租赁阿城钢铁生产设备,建龙集团对黑龙江的整合布局其来有自。

事实上,早在2003年,西林钢铁改制之初,时任西林钢铁董事长的苗青远就曾邀请建龙集团来参与改制。但由于各种限制因素,当时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普通债权组,79.46%通过率;

下一步棋

另外,职工债权和税款债权本金部分获得100%清偿。

而对于西林钢铁而言,重整后债务负担将大大减轻,轻装上阵后,企业必将焕发新生。这也是苗青远和西林钢铁上下的殷切期盼!

这是继对原海鑫集团(现已更名为山西建龙实业有限公司)、北满特钢成功破产重整以来,建龙集团啃下的又一个“硬骨头”。自此,建龙集团成为黑龙江区域唯一的钢铁企业。同时,建龙集团的钢铁总产能将达到3200万吨,正式跻身国内钢铁行业前5强。

“基于这种考虑,只有对区域内的钢铁企业实施统一整合后,才能系统规划,并根据黑龙江的需求亮点,调整产能规模和产品结构。”张志祥说,“我们可以通过精细化管理,相对提高企业的竞争力。”

“基于这种考虑,只有对区域内的钢铁企业实施统一整合后,才能系统规划,并根据黑龙江的需求亮点,调整产能规模和产品结构。”张志祥说,“我们可以通过精细化管理,相对提高企业的竞争力。”

时间到了2018年,因债务压力沉重而深陷困境、走向破产重整之路的西林钢铁迎来了作为战略投资人的建龙集团。

西林特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也是在这个时间点,苗青远和西林钢铁的诉求与张志祥的战略考虑重合在了一起。

据西林钢铁破产重整的管理人介绍,建龙集团用于清偿债务的资金大于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的评估值。

抵押债权组,100%通过率;

按照破产法有关规定,债权人分5个组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了现场投票表决。由于出资人之一的深圳品牌实业有限公司反对,出资人组未能通过,按照法律规定需要由法院裁决。

债权人大会结束后,按照《企业破产法》要求,经管理人提出申请后,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马不停蹄地对此次破产重整的相关程序、材料进行梳理、合议后,于12月24日晚作出裁定——西林钢铁重整计划草案正式通过。

“如果不能实现重整而最终破产清算,西林钢铁的资产只能拆零变现,且处置时间较长,资产价值也将在处置过程中极大贬损,同时在变现过程中还要承担拍卖费用、拆迁费用等成本,届时实际回收价值将大大低于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重整的评估价值。”上述管理人表示,“在清算状态下,依据清偿顺序,不仅普通债权将无法获得清偿,有财产担保债权等其他债权的清偿率也会受到极大影响。”

…………

债权人大会结束后,按照《企业破产法》要求,经管理人提出申请后,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马不停蹄地对此次破产重整的相关程序、材料进行梳理、合议后,于12月24日晚作出裁定——西林钢铁重整计划草案正式通过。

这标志着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的破产重整初战告捷!

战略考虑

唯一出路

这标志着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等40家公司的破产重整初战告捷!

事实上,早在2003年,西林钢铁改制之初,时任西林钢铁董事长的苗青远就曾邀请建龙集团来参与改制。但由于各种限制因素,当时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

除了清偿债务外,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的职工也有了妥善的安置计划。按照重整计划草案,除西林钢铁、阿城钢铁、兴安金属、五星矿业公司外,其余36家公司全部予以注销。建龙集团将全面接收这36家公司的在职员工,继续保留员工与企业的劳动关系,并导入建龙集团的薪酬管理体系,在企业经营效益稳步增长的基础上,逐步提高员工收入。

2013年,钢铁行业普遍陷入困境,张志祥和苗青远又坐在一起,共同探讨黑龙江钢铁产业如何走得更好。这时,他们对国家钢铁产业政策中提到的“提高产业集中度”的问题有了更为一致的意见。

本文由广东11选5代理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建龙集团对西林钢铁的破产重整草案正式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