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逆势预亏超18亿 西宁特

2018年,钢铁行业延续了2017年的盈利趋势。根据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钢铁行业实现利润4704亿元,比上年增长39.3%。

值得注意的是,西宁特钢公告中指出,江西方大集团本次受让股权,主要的目的就是实现西钢集团公司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同时择机向西钢集团公司进行增资,以改善西钢集团公司资产负债结构,降低财务风险。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钢企经营业绩迎来一片大好之时,西宁特钢(4.120, -0.07, -1.67%)却逆势登顶钢企亏损之王。

西宁特钢通过“售后回租”的方式获得资金,并非单单只与皖江租赁这一个企业交易。在2017年7月25日、12月31日,西宁特钢还曾先后与中航国际租赁有限公司、河北金融租金有限公司分别签订了2亿元的金融租赁合同,合作方式均是将现有的设备在不进行实物交割的情况下转让给租赁公司,再以付息以及手续费的形式进行回租。

去年1月,西宁特钢母公司西钢集团曾发布公告称,将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方大集团拟受让部分股权,并择机向西钢集团进行增资。但这桩重组在半年后宣布无效。

然而,2012年以来,西宁特钢盈利能力急剧下滑,业绩极为不堪,基本上靠补贴等非经常性损益来保持公司不退市。2012年至2017年,其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合计亏损27.65亿元。加上2018年,公司扣非净利润连亏7年,亏损金额在50亿元左右。

据公告显示,经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并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矿冶公司资产总额为 336080.45 万元,负债总额为233063.37 万元,净资产 103017.08 万元。营业收入0万元,利润总额0万元。

遗憾的是,8月1日,西宁特钢发布公告称,方大集团已完成对西钢集团的尽职调查工作,聘请审计、评估机构开展了审计、评估工作,与西钢集团各股东方就股权转让事项进行了多轮的协商。截至目前,方大集团与西钢集团各股东方就合作事项未能达成一致,决定终止参与西钢集团本次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

对于如此不堪的业绩,上交所闪电问询,列举了三个重要问题,要求公司进行充分披露。

西宁特钢方面公告显示,转让这些资产的理由也是为了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做强、做精钢铁主业,促进公司轻资产化运作,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提升公司整体盈利水平。

由于特钢销售的特点是品种多、数量较小且分散,所以行业内特钢公司主要采用以销定产的生产模式;公司与客户签订框架协议,期限一般为一年,先行确定一年内的供货数量、品种、结算方式;具体订货时,按月订单执行。

超百亿债务产生的利息费用不菲,去年前三季度为5.66亿元,同比增长11.42%。这些债务利息,远远超过公司上市以来任一年度利润。

内部“消化”腾挪资产

广东十一选五官网 1

W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18日,A股31家钢企中,已有27家披露了年报或发布业绩预告,其中25家实现盈利,2015年、2016年曾合计巨亏107亿元的重庆钢铁(2.260, -0.02, -0.88%)净利润同比增5.10倍至17.88亿元。另一家亏损企业为ST沪科,其微亏253万元。西宁特钢因而成为2018年当之无愧的亏损王。

由于西宁特钢发布的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巨亏,债券信用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评级”)将西宁钢铁的长期信用等级,及“11西钢债”“12西钢债”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为缓解经营和债务压力,去年四季度以来,西宁特钢加速资产处置,已先后将城北西钢福利厂,及部分固定资产转让给西钢集团。

上述五方面因素,涉及原材料涨价、存货跌价、投资收益减少、资产折旧及债务利息增加和资产报废。

2019年2月21日,西宁特钢公告表示,向西钢集团转让所持有的下属全资子公司——矿冶公司51%股权,另外,在青海省产权交易市场公开挂牌转让所持有的矿冶公司19.5%股权,本次合计转让所持有的矿冶公司股权为70.5%,其中转让给西钢集团51%股权事宜构成关联交易。

受经营业绩影响,今年2月,西宁特钢的长期信用等级,及“11西钢债”、“12西钢债”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西宁特钢设备较为落后,债务包袱沉重。截至去年9月末,其长短期债务高达138.34亿元,一年产生的利息超过7亿元。纵观其上市以来,巅峰时期净利润也不到4亿元,这也意味着其利润远远不够偿还债务利息。

“扣非净利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公司主业发展情况,显然西宁特钢在钢铁行业的路是越走越窄了。”据杨勇表示,西宁特钢曾经除了是中国西部地区最大的资源型特殊钢生产基地,亦是国家军工产品配套企业。曾经荣获中国首次载人交会对接任务天宫一号、神州九号和长征二号F研制配套物资供应商、中国航天突出贡献供应商、0910工程突出贡献奖、冶金产品实物质量金杯奖等190多个省部级以上荣誉称号。但是现在似乎没落了。

矿石采选、房地产业营收严重下滑

其实,在去年一二季度,西宁特钢还是盈利状态。业绩恶化发生在三季度,四季度则巨亏。其中,上半年净利润为1257.26万元,同比增长15.82%。而前三季度,则亏损5.76亿元,再到全年亏损超20亿元。亏损规模急剧扩大。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西钢集团资产总额为298.3亿元,净资产为40.33亿元,2017年度营业收入84.74亿元,净利润亏损约7亿元。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4月29日午间,已有32家钢铁行业上市公司披露2018年报。在32家钢铁企业中,归母净利润增长最为迅猛的是重庆钢铁、ST抚钢、常宝股份,涨幅分别达到458.57%、294.93%、234.27%,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7.88亿元、26.07亿元、4.80亿元。实现净利润最多的前三家企业则为宝钢股份、鞍钢股份、华菱钢铁,净利润分别为215.65亿元、79.52亿元、67.8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2.49%、19.80%、64.53%。

毫无疑问,西宁特钢单纯靠自身努力脱困难度较大,摆脱困境,或要靠战略重组,包括引进战略投资者、债务重组或资产重组等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西宁特钢预告全年亏损,但是在2018年上半年尚且实现归母净利润1257万元,亏损主要是源于2018年下半年。

不仅如此,西宁特钢如今218.56亿巨额负债悬顶。在32家钢铁企业中,西宁特钢凭借92.93%的负债率位居第一,位列第二、第三位的八一钢铁和安阳钢铁,负债率为79.08%和74.47%。

西宁特钢为何逆势巨亏?公司列举了五大方面原因,其中因环保升级、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装备等进行资产报废处置是重要原因。

“售后回租”融资

如果按照具体产品来看,2018年,西宁特钢的合工钢、铁精粉、地矿、销售房屋收入降幅最大,营业收入同比下降分别达到305.19%、273.95%、264.34%、246.41%。

实际上,这不是西宁特钢首次巨亏。两年前的2015年,受产能过剩影响,钢铁业处于寒冬之时,钢企普遍亏损,这一年,西宁特钢亏损16.19亿元。只是,在行业转好之际,公司依旧巨亏,令人不解。

在业绩巨亏,信用评级被下调的背景下,西宁特钢正通过处置资产改变困局。

218亿巨额负债悬顶 负债率高达92%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7月,公司控股股东西钢集团曾启动混改计划,方大集团拟受让部分股权,并择机向西钢集团进行增资,只是,因双方未达成一致,混改计划终止。

另外,按照租赁合同约定,西宁特钢每年还需支付500万元财务顾问费,5年合计费用为2500万元,且为起租日起一次性支付。

另一方面,煤炭行业中的制造费用同比增长126.12%,主要原因是焦化干熄焦、废水处理工程转固后折旧费增加;同时试生产费用减少所致。

作为曾经中国西部地区最大的资源型特殊钢生产基地,西宁特钢也曾辉煌一时,时至今日何以没落至此?

“的确,在2018年11月,因为环保政策的变化,螺纹钢以及整个黑色系价格有所下降,在一定程度上挤占了利润空间,但是钢企亏损者并不多。”钢贸商杨勇直言,为了保证市场占有率在亏损的情况下扩大销售规模,这不符合常理。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生铁产量7.71亿吨,同比增长3%;粗钢产量92,826万吨,同比增长6.6%;钢材产量11.05亿吨,同比增长8.5%。

西宁特钢创建于1964年,1997年10月15日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之初至2007年,公司经营业绩还算稳定,净利润多数时候都超过亿元,2007年还达到3亿元。2008年,或受金融危机影响,净利润大降94.14%,仅为0.18亿元。但公司盈利能力很快恢复,到2011年创了新高,达到3.24亿元。

另外,在2018年12月11日,西宁特钢公告称,为提升管理效率、理顺公司架构、整合内部资源,西宁特钢拟将资源分厂、球团、套筒窑全部资产,一炼钢作业区部分资产及相关债权、债务、人员以资产组形式划转至全资子公司——青海西钢再生资源综合利用开发有限公司。

从地区来看,西宁特钢出口产品营业收入大幅下降10979.13%。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除了原材料涨价、钢价下跌等市场因素影响外, 西宁特钢的业绩不堪也与其设备陈旧、产能落后、债务沉重密切相关。

即便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为0元,经双方协商,最终确定的股权转让价款为6.16亿元。这对西宁特钢来说是有利于提升业绩,但对于西钢集团却未必是好事。

除了成本上涨之外,公司利润下滑,也受到资产转固影响导致固定资产折旧上升,同时借款利息停止资本化费用化处理的影响;公司还对部分冬储原料计提减值准备;公司因环保升级改造、化解过剩产能及淘汰落后装备需要,对部分固定资产进行了报废处置。

早在今年1月30日,在A股多家公司齐刷刷披露资产减值之时,西宁特钢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预告,称其净利润亏损18亿元至24亿元。

梳理西宁特钢公开财务数据发现,近年来该公司的负债居高不下,2016及2017年,西宁特钢资产负债率分别达86.73%、84.74%;西钢集团亦如此,截至2018年3月底,资产负债率为86.58%。

西宁特钢表示,钢材出口继续显著下降,2018年我国出口钢材6934万吨,同比下降8.1%;出口金额3985亿元,同比增长7.7%;平均出口价格5747元/吨,同比增长17.2%,预计2019年钢材出口将逐步趋稳。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其资产负债率高达87.40%,几乎陷入资不抵债境地。

来源: | 2019-02-23 10:15 |作者:王金龙

而对于产品中的铁精粉,西宁特钢称,去年同期处置子公司肃北博伦公司、哈密博伦公司后,铁精粉产量同比减少。其他行业营业下降,主要是商贸公司销售量同比减少、合并范围子公司福利厂减少所致。

值得关注的是,在经历了连续两年的去产能,西宁特钢仍然存在去产能重任。去年,因为化解过剩产能,公司报废的资产原值达1.79亿元。此外,因环保等因素淘汰落后产能、设备升级涉及的资产原值为6.33亿元。

在此之前,西宁特钢曾广开“钱路”。2014年1月4日,西宁特钢曾与皖江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皖江租赁”)签订编号为【WJ2014010480201】的租赁合同,合作方式为售后租回,即前者将正在使用中的生产设备在不进行实物交割的情况下,以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后者,然后在5年内分20期向后者偿付租金,每期租金为2941.08万元。租赁期满后,前者有权以1000元名义价格将出租设备的所有权收购。

西宁特钢2018年报显示,按照行业来分,西宁特钢主营业务有房地产板块、钢铁行业、煤炭行业、矿石采选、其他行业、内部抵销数。在此之中,矿石采选、房地产板块、其他行业是2018年营业收入下降最为严重的三大主营行业,分别下降96.54%、50.95%、47.09%,矿石采选和房地产板块的毛利率分别减少3.28、7.08个百分点。

去年四季度以来,西宁特钢加速资产处置,先后将城北西钢福利厂、部分固定资产转让给西钢集团,以缓解其经营和债务压力。公司解释称,这样做是为了做强做精钢铁主业,促进公司轻资产化运作,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提升公司整体盈利水平。

西宁特钢没有能够像其他钢铁企业一样在2018年持续盈利,而是预亏损18亿元~24亿元,此业绩或将使得西宁特钢成为33家上市钢企中的“亏损王”。

西宁特钢是32家钢铁企业中唯一一家净亏损的钢企。除了西宁特钢之外,还有八一钢铁、本钢板材、凌钢股份的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但仍保持盈利。

在众多钢企大赚特赚之时,西宁特钢却逆势巨亏,极为不堪的经营业绩引来一片质疑之声。

对于上述子公司股权转让原因,西宁特钢解释称,为有效改善公司经营局面,本着“精干主业”的发展原则,拟适度调整产业结构,以便进一步集中财力、物力、人力做精做强特钢主业。

对此,西宁特钢解释称,亏损主要省内及周边原料资源紧张、价格上涨,成本上升幅度远高于钢材价格上升幅度;加之环保升级改造、化解过剩产能及淘汰落后装备,对部分固定资产进行了报废处理。此外,西宁特钢部分冬储原料价格较高,期末存货存在减值迹象,资产减值损失较上期增加了215倍。

本报记者沈右荣

2月21日,西宁特钢方面向《中国经营报》回应表示,业绩亏损主要是基于采购成本升高以及环保升级改造、化解过剩产能即淘汰落后产能多方面原因所致,详细情况以公告为主。

在钢铁行业向好发展的态势中,西宁特钢如何走到这一步?

长江商报

“逆势”巨亏

受到成本上涨及多种因素影响,西宁特钢部分主营业务营收同比下降。

其实,2012年以来的7年,西宁特钢业绩一直欠佳,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连亏7年。

从历年财务数据分析来看,西宁特钢已经连续6年扣非净利润为亏损。从2012年~2017年,其扣非净利润分别为-421.86万元、-4249.8万元、-5660.42万元、-16.18亿元、-3.59亿元、-6.84亿元,整体呈扩大趋势。

西宁特钢成为钢企唯一亏损企业

经营巨亏、债务沉重,西宁特钢脱困可能只能寄希望于重组。

梳理公开资料获悉,除了上述资产被内部“消化”之外,在2018年下半年西宁特钢亦有多项资产被处置。该公司先后将精品大棒材产线、精品小棒材产线、冷拔等资产及相关债权、债务、人员以资产组形式划转至全资子公司青海西钢新材料有限公司;将城北西钢福利厂、部分固定资产转让给西钢集团。

2018年的市场行情对于钢铁行业并非“严峻”。在业内看来,2018年,通过持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钢铁行业延续向好发展态势。钢铁行业超额完成3000万吨年度去产能目标任务,提前两年完成“十三五”确定的1.5亿吨钢铁去产能上限目标,扭转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作为西部地区最大的资源型特殊钢生产基地,西宁特钢也曾风光一时。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是国家军工产品配套企业,曾经荣获中国首次载人交会对接任务天宫一号、神州九号和长征二号F研制配套物资供应商、中国航天突出贡献供应商、0910工程突出贡献奖、冶金产品实物质量金杯奖等190多个省部级以上荣誉称号。

这意味着,西宁特钢向皖江租赁融资5亿元,事实上只获得了4.75亿元,且在5年里支付利息等财务费用达1.13亿元。

年报显示,钢铁行业中,直接人工的成本同比增长35.11%,能源成本同比增长43.43%,制造费用同比增长73.05%,这主要是由于人工成本上涨、钢材产量同比增加19.7万吨,同时对产线进行集中检修导致。

西宁特钢将其巨亏归咎为五大因素。2017年,公司处置了四家子公司股权,取得投资收益,去年同比减少。省内及周边原料资源紧张,需大量采购进口铁料,加之焦炭、合金等市场价格大幅上涨,使采购成本升高,导致成本上升幅度远高于钢材价格上升幅度。同时,部分冬储原料价格较高,计提部分减值准备。此外,受资产转固影响,利息资本化减少,造成折旧及借款利息增加。再加上因环保升级改造、化解过剩产能及淘汰落后装备需要,对部分固定资产进行了报废处置。

实际上,自2012年以来,西宁特钢扣非净利润已连续6年亏损。伴随钢价回暖,西宁特钢业绩仍未迎来较大起色,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西宁特钢扣非净利润亏损近6亿元,毛利率下滑至7.22%,为近几年来最低水平。

2018年,通过持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钢铁行业整体持续盈利。据记者统计,截至4月29日午间,已有32家钢铁行业上市公司披露2018年报,中国四大特钢企业集团之一的西宁特钢成为唯一一家净亏损的企业。4月28日晚间,西宁特钢发布公告称,2018年实现营收67.89亿元,同比下降8.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20.46亿元,由盈转亏,同比骤降3521.00%。

W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18日,已经发布年报及业绩预告的钢企为27家,占比九成。除了ST沪科微亏、西宁特钢巨亏之外,其余钢企均实现盈利。

“从西宁特钢处置资产的接盘者来看,其绝大部分是‘左手倒右手’,在西钢集团内部进行腾挪,其虽然公告称是为了发展主业而采取的内部调整,但也有可能是为了腾出一个干净的‘壳’,有利于引入战略投资者。”上述私募人士向分析认为,在2018年西钢集团就曾有意引入方大集团进行混改,但是由于西钢集团与方大集团未能达成共识,混改计划终止。

高负债产生的巨额利息进一步扩大了财务费用。西宁特钢去年财务费用9.39亿元,同比增长32.85%。

时隔两年再次巨亏

一位私募人士告诉,西宁特钢还曾计划引入战略投资者进行混改,但最终搁浅。不多,对于这一说法,西宁特钢方面没有向作出回应。

今年2月,西宁特钢还拟向西钢集团转让所持有的下属全资子公司矿冶公司51%股权,从而获取预计约9000万元的投资收益。

债务沉重脱困仍需靠重组

了解到,在亏损的情况下,西宁特钢正计划处置多项资产。公告显示,西宁特钢将转让所持有的下属全资子公司——青海西钢矿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矿冶公司”)部分股权,其中51%股权转让给西宁特钢控股股东西钢集团,19.5%股权在青海产权交易市场公开转让。

对于房地产行业,西宁特钢表示,2018年房产开发受建设期影响,无竣工决算项目,本期销售尾房1.18万平方米,2017年竣工决算B区2栋住宅及部分商业,销售4.37万平方米,销售面积同比减少3.19万平方米。

西宁特钢此前发布的业绩预告称,2018年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亿元至-24亿元

但从目前的业绩表现来看,2018年下半年,西宁特钢集中处置资产并没有扭转其巨亏的局面,倒是资产被处置了不少。

除了营收、净利润下滑,西宁特钢如今还负债高企。2018年报显示,西宁特钢2018年末总负债达到218.56亿元,根据企业总资产235.20亿元计算,西宁特钢如今负债率达到92.93%。

截至去年9月底,西宁特钢总资产248.23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只有73.19亿元,占比不到三分之一。公司总负债为216.96亿元,其中,长短期债务合计为138.34亿元,资产负债率达87.40%,高居A股31家钢企之首(ST抚钢去年9月末为111.20%,重整后,去年底降至47.48%),远远超过钢企平均不到70%的负债率水平。公司净资产只有31.27亿元,如果考虑固定资产实际价值因素,公司或已经是严重资不抵债。

对此,西宁特钢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解释称,主要源于钢材价格下降、销售成本上升以及固定资产报废处置导致效益下滑;至于亏损迅速规模扩大的原因,其解释称,2018年下半年以来,钢材销售价格受市场影响逐步回落,特别是2018年11月份螺纹钢价格下跌约1000元/吨。但公司为了保持市场占有率,销售规模较上半年增加1.72万吨,生产、销售稳定,未发生重大变化。

西宁特钢在年报中解释称,公司出现亏损,一方面是上年处置了四家子公司股权,取得投资收益,本期同比减少;另一方面,是2018年省内及周边原料资源紧张,需大量采购进口铁料,加之焦炭、合金等市场价格大幅上涨,使采购成本升高,同时三、四季度集中安排烧结、高炉、炼钢、加工、500T 套筒窑等主要产线进行检修,导致成本费用上升幅度远高于钢材价格上升幅度。

一次巨亏高达24亿元,也引发了行业内不小震动。

相比之下,西宁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宁特钢”,600117.SH)则多少有些尴尬,2018年,该公司预计亏损18亿元至24亿元。而截至2月22日,在已公告年度业绩预告的钢铁上市公司中,西宁特钢是少有的预亏企业。

成本激增 利润下滑

梳理发现,西宁特钢近年来日子并不好过,即便是钢价不断上涨的2017年,扣非净利润仍处于亏损状态。

实际上,西宁特钢早在2018年就想解决这一问题。2018年1月26日,西宁特钢的控股股东西钢集团与江西方大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筹划重大事项,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2018年2月9日,西宁特钢发布公告称,方大集团公司拟受让西钢集团公司相关股东所持有的西钢集团公司部分股权。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西宁特钢在2018年下半年由盈转亏,且亏损规模迅速扩大?

西宁特钢是西部地区最大、西北地区唯一的特殊钢生产企业。该公司主要从事特殊钢的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务,具有160万吨钢材的年产能力。

“事实上,不管是西钢集团还是西宁特钢,近年来财务压力一直都很大。”青海省国资委一位政府人士向坦言,“西钢集团如果不做调整,未来会更加艰难。”

同花顺数据显示,在32家钢铁企业中,西宁特钢凭借92.93%的负债率位居第一,位列第二、第三的八一钢铁和安阳钢铁,负债率只有79.08%和74.47%。

对此,有商业银行业人士向表示,钢铁企业发展需要大量资金支持,一般会寻求银行合作,只有在银行不愿意贷款的情况下才找金融租赁公司,因为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较低,1至5年贷款年利率约为4.75%,5年以上贷款利率约为4.9%,而如果按照上述融资租赁获资金4.75亿元,5年付息等费用1.13亿元计算,其年利率已经超过7%。

本文由广东11选5代理发布于五金工具,转载请注明出处:中钢网新闻中心钢厂新闻逆势预亏超18亿 西宁特